在离开AZ之前,突然想起来一直想去看的马蹄湾还没看过,于是花了一个周末开到Page去,顺便去看了下羚羊峡谷(antelope canyon)。走完这趟,AZ从最南边的Nogales(第一次去的时候正好毒枭抢地盘,那天死了好些人,多亏那天搭老板的车两人磨叽了一下晚出发一个小时)到最北边的城市都算走过了,就是东西宽度好像窄了点……从Phoenix开过去海拔起伏蛮大,大概5个小时可以开到。本来还想去大峡谷的北面看看了,可惜早上睡过头了,中午才出发。。。

在Page碰到三拨中国来的游客,一问有两拨是穷游网上看到慕名来的。剩下的一个大爷带着老婆女儿,看上去是很有地位的那种,很霸气地说自己只剩下时间了,所以来美国玩一个月先。人家雇了一个导游开车,打点一切,太舒坦了。另一拨全是带小孩的。在宾馆里吃早饭的时候,那些小孩子中文说得非常溜。我暗自奇怪,怎么美国生的娃这么小汉语说这么好。后来一问才知道是国内一些家庭组团过来的。

羚羊峡谷的人多得一塌糊涂,根本没有办法拍到好照片了,走过去都很挤。标志性的光柱只有中午一两个小时可以看到。因为太热门,而我又是零时起意,所以没订到好时间,出来的时候看到那个光柱,但是没有好位置拍照。 网络上容易查到的那个tour (Roger Ekis)在Page镇上,所以基本上提前一周就被人给订光了。但是在98号公路302 mile的地方还有一家BigThumb,也提供导游服务。其他零零总总的据说还有很多家,如果在那边住宾馆应该都能问到。

最后,总是要上几张照片的。

如果说我对大学生活最遗憾的是什么,那就是没有接受到很好的职业教育。于是刚来美国的时候对自己职业规划方面的意识很差,好在有好多朋友帮忙逐渐学习到一些。这一点,我觉得美国娃,印度娃都是很值得学习的。尤其是印度娃,他们的处境跟咱差不多。所以我简单的总结一下我在找工作过程的体会。

我找工作的过程

我找工作是一个蛮久的过程,实际上在读书的最后两年里我是一直在找工作的,差别是积极找还是不积极找。当时的想法是找到工作可以一边工作一边把书给念完了。不过后来我发现,在考完Comprehensive之前走这条路的话很有可能永远拖着没法毕业,特别是自律性比较差的情况下。所以在那会儿虽然找到工作了,但是我考虑了下还是把工作推掉了。那会儿太顺利了,总共就投了四份简历就有了offer了,以至于我对后面找工作的情况过于乐观了,吃了不少亏。所以第一点重要的是要认清形势,不要被好运气给迷了眼。

之后我就消停了一会儿,考完了comprehensive才又开始找工作。虽然说是这个时候才开始找,但是networking是一直没有停的。找工作的过程就是脸皮不断变厚的过程。期间找到好多认识的,不认识的,见过面的,没见过面的人帮忙投简历,了解面试情况等等。不过这一年的市场很不好,基本上蛮少面对新鲜PhD的工作,好多都是需要几年工作经验的中高级职位。一开始我投了好多Junior的职位,完全没有回信。后来把中级的也投了,把自己在实验室干活的经历折算成工作经验了。没想到这样一弄得到了好多面试机会,最后拿到的也是senior的职位。关系网是很重要很重要的,脸皮厚是很重要很重要的,认清自己的定位也是很好重要很重要的。

总的来说,在找工作的前段,我是比较迷糊的,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性。我没有找学术界的工作,在前老板离开学术界之后,我就觉得这可能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所以范围定在工业界,但是因为工业工程所做的东西,看上去能适用到很多的场合,所以我一度对自己找什么样的工作有些迷失。一开始各种类型的职位觉得想要做的都投,后来觉得这样太分散精力了,于是就开始分批次来投,每一批里面的职位行业,功能都有些联系的。先后找过咨询业,统计分析,优化算法,物流管理,等等。另外还被人极力劝说找码工的位置,无奈自己对于做职业码工真是没有兴趣。不过面试的时候还真被当码工面过,结果当然是挂掉了,因为完全没有准备过。在这一点上,我学到的是目标要明确,然后逐个去击破。

最后拿offer的过程还是波折了一下。一开始对方给了我口头offer,我以为这事差不多就结了,毕竟是大公司。于是我找工作又转入了被动模式,其实是不得不转入被动模式,因为答辩临近,dissertation还需要改,没法分很多时间给面试了。哪里知道几周之后对方迟迟没有给我发正式的offer,这时候才发现对方freeze hiring了。这时候我很无奈只好先把答辩给了结了,然后重新上了人肉市场,开动积极模式。不过最后在我将要答应另一家的时候,前面那个正式offer下来了,算是有惊无险。所以没有白字黑字的啥都不是,永远要有Plan B.

关于简历

有的人把CV跟Resume算成一样,我觉得还是有区别的。CV更偏向学术吧,比如会把自己的publication也写上,resume里面则不会。我一开始一直纠结简历是一页还是多写几页。于是我在找工作初期准备了几个不同版本的简历同时投出去,每个版本留不同的email,看看哪个收到的回应多就完善那个版本一直用。 后来发现,我投CV出去得到的回应大大多于投Resume出去的。可能跟我投的职位有关系吧。

简历这么短,我觉得言简意赅是最重要的了。基本上我都是按照“我在什么时间用什么工具做了什么东西,取得了什么效果”这样的句式来写。这也是我从别的地方学来的,这样的句式信息量比较大。 而且顺带的,你会什么不再是干巴巴的,而是通过具体的例子来体现的。

关于面试

面试当然是可以扯很多话的。现在面试大多是基于case的,就是提出一种情况然后让你分析一下。所以我觉得不管是面哪类职位,稍微看一下咨询公司的面试策略很有用。我觉得一个叫Victor 的华裔发的case interview的教程很有用。 这人原来是麦肯锡的,他的教程免费可以在http://www.caseinterview.com/看。 如果要面试咨询公司,光看这个肯定是不够的,Vault的case interview之类的书估计还是要看的,但是用来学习一下思路去应付其他的面试还是够的。我从这里面学到最有用的就是当你被问到一个问题时,如何去架构你解决的思路,以及呈现的方法。有时候不是问题太难,而是你解出来了,却没讲出来,特别是在面试那种环境下。而且咨询业的面试问题涵盖很广,比如说新产品上市这类问题,咨询公司会问,其他传统的公司也会问的。关于新产品发布的问题我还好多不同的公司被问到过。

有比较奇葩的情况是当你面试的时候发现来面试的人要面的不是你申请的职位!!!这事情我在面Linkedin的时候碰到了。我申请的是一个Analytic的职位,面试的人却说要面的是一个developer。我当时被shock到了,说这不是我申请的职位啊。可惜我被诓了,人家说不管做啥的,Linkedin都要先考察coding能力。据后来在mitbbs上看到的其他人的面试情况,我当时的确被诓了。这问题上我做错了,我应该态度更坚决地回绝掉这个面试,而不是傻傻的真的面了。这是我开始找工作之后拿的第一个电话面试,所以还没怎么进入状态。

Brain Teaser的问题要准备一些。在Amazon面试的时候,我在一个brain teaser问题前面死得有点惨,把一个简单的问题想复杂了。这类问题在准备Quant面试的书里很多。同样的,我觉得咨询业的面试在Amazon的面试里也用得到。比如我在A家面试的时候,被问过一个问题:如果你现在去跟Amazon 的VP报告Amazon的供应链哪里有改进的机会,你会从哪里入手?碰上这种问题,就要直接转到咨询业面试的频道了,无奈我当时准备不够充分。Amazon面试其实还学到了另外一点,就是要认清楚这个公司崇尚什么。比如某个人问我如何探测用户退回来要求退款的箱子是否有fraud,我最开始就想到先跟carrier合作,在收寄的时候做一个简单的inspection,然后把数据传回来。后来那个面试的人层层问下来,我才意识到她希望我采用数据挖掘的办法,然后她还有其他问题问。这个上面我觉得我跟面试官的错一人一半吧,我忘记了人家归根结底是个技术公司,而面试官不该这样预设,如果有这样的预设应该提出来。但是这种情况下,犯错的后果都是有找工作的人来承担的。

还有一点,面试多了就会体会到。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控制自己的语速,要学会停顿。有时候紧张的时候可能不自觉得越说越快。我意识到这点后,回答问题感觉清楚了很多,而且停顿有助于自己思考,及时发现之前做错的地方。还有一个就是要Thinking Aloud。把自己脑子的想的用嘴说出来,让人知道你的意图,你的走向。这样就算结果错了,人家也知道你想问题的思路,这个最重要的。此外,关键时刻有可能会得到一些关键的提示。在FedEx的面试中,这一招就帮我得到一个关键的提示。

还想到一点就是常会被问的你为什么想要这份工作这个问题。关于这点可以跟pitch talk结合起来。我面了几个之后才意识到(太糊涂了),这个问题的本质是你能给公司带来什么?所以时刻要总结自己的卖点,而且要把卖点有条不紊地摆出来。这就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了,而不是空谈自己多么热爱什么什么的。热爱又不一定就能创造价值。这一点对我自己的帮助很大,所以一有机会就要展示自己能为公司带来什么。

最后一点是关于Quant的职位,我没有申请过,但是被猎头找过。猎头特别嘱咐我要搞好C++,玩转Brain Teaser的问题。当然数学跟金融方面的基本功要扎实。先写这么多吧,有新的想法再补充。

之前比较烧包,用qTranslate把wordpress变成双语的,不过后来我后悔了。主要原因是在评论里我没法很好解决中文跟英文混在一起的问题。 于是我决定拆开来,这里只保留中文的。但是英文的那边有几个帖子在google搜索排名很高,舍不得删除。所以我需要把整个站点按语言拆开来两个。不想qTranslate的卸载是如此的麻烦。主要是这个插件改动了数据库里面的内容。

搜索了一下,找到了如下解决办法。

第一步是把整站备份一次,包括数据库。这一步可以通过BackWPup来做。同时记录下主站不保留的语言的帖子的地址。比如我这里只保留中文的,每一个英文post的地址都要先记录下来,这样子之后可以做重定向。

第二步是把整站复制一份,包括数据库。具体的wordpress的迁移,可以参考 http://codex.wordpress.org/Moving_WordPress

第三步通过qTranslate Cleanup and WPML Import这个插件,在每一个站点只保留一种语言。如果设置了同步到微博或者其他什么站点的,做之前把这一类的功能要先禁止掉,不然后果就是微博刷屏。

第四部是重建sitemap,重定向feed,重新设置计数的插件等等。

第五部是在主站做重定向。比如说本来我的英文贴是www.zh-cn.org/en/*** 这样的,全部都要重定向到新的地方。如果用了.htaccess文件,需要手动去改。

上个月底答辩完之后又乱七八糟改了一通,这周把revision什么的都给弄好了,算是屁挨着地了。心里突然空了一下下,因为没有了一个具体的目标。目前正在计划着下一步做啥。以前我们开玩笑说,读完PhD,最大的改变就是把Mr改成了Dr,也就是一个字母的变化。这么些年遇到好多奇奇怪的遭遇,有些是因为自己应对不当,有些是因为运气不好造成的。 不管怎么说,算是磕磕碰碰过来了,虽然时间长了那么一点。

感谢是必须的。帮过我的人太多,我只能说大恩不言谢了。那些在我睡不着的时候被我拉着扯淡的人,我对你们说,你们的精神支持是很有用的。

之前就有朋友让我写写这几年的经历,因为我遇到的事情虽然不常碰到但是也算典型吧,比如换老板换课题什么的。在极度困难或者极度成功的时候,人总认为自己的经历独一无二。回过头来看看其实也就是几种固定模式的排列组合而已。最近看到Stanford一个CS的PhD写的回忆录 The PhD Grind, 突然也有了写一个的冲动。 人家是ABC,且父母都是教授,所以从小对学术界的运作了解的比较深,有前人指路。我如果写的话,应该会从中国学生的视角来写吧。此外,算是写一个不是牛人在不牛的学校读的一个普通PhD的过程。内容应该不会是按时间顺序写,具体还在思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