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ial day的长周末,一个人开车从SF到LA,见了几个老朋友,参加了一场很不错的婚礼,甚感高兴。除了上次开15号从Las Vegas去LA,这次应该是第二次开奇数号命名的州际公路(插播下美国公路命名规律。从西南到东北数字慢慢变大,东西走向的公路是偶数,南北走向的公路是奇数)。因为走到半路发现忘记了东西,折回了一下,所以最终来回在路上花了接近15个小时。独自走这么长的路,除了听听歌,能做的也就是胡思乱想了。

* 关于朋友

在婚礼上认识一对很可爱的couple,很有话说。后来听到California Dream这首歌的时候,我想到了王家卫的《重庆森林》, 里面有句台词

“每天你都有机会跟人擦身而过,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 可以变成一个朋友或是知己。” 

生活中同样也有很多人不仅仅是擦身而过的,但是你却永远不会想要把他们变成你的朋友。 作为一个到处漂的人,我想有时候朋友这个词所承载的分量并不会轻于家人吧。所以我一直很纠结的是到底什么样的人才会成为朋友,成为无话不说的人。我至今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答案,因为每当我自以为是的觉得找到答案的时候,总会有各种反例推翻之前的所谓答案。或许用当今最流行的大数据能搞出点什么吧,反正我是不会的。

* 关于人生

我记得我第一次从美国回中国的时候,跟我的老师聊天。有天我们聊到关于经验的问题。我说,经验这个事情太虚无缥缈了,完全无法传递。很多人都是通过最痛苦的方式学到了一些事情,但是这样的经验跟没有经历过同样痛苦的人是完全无法解释清楚的。比如说,跟我们同龄的人,很多高考分数最好的人都去学了生物,最后来了美国,然后发现这个行业的路子很窄,压榨很严重。好几个朋友对此表示后悔,可是你去跟现在选专业的小孩子去讲这个,他们是完全无法理解这些的。

最近几年我突然发现了很多替人思考人生的人。粉丝众多,特别是身为男性然后从女性角度去为女性讲话的人。私以为思考人生这样的事情,是没有办法找人代劳的。人生与痛苦都是很沉重的话题,很多被人说烂了的话,在没有经历去承载的时候不是鸡汤就是废话。而有过经历的人也往往就只能丢出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讲这句话的时候,太多的经历涌现出来,让人无法知道从哪里说起,也就只能让一句被人说烂的话去总结了。所以时不时总要找个时间静静想想自己的人生的,所有的经历只有自己是最清楚的。这就跟开车是一样的,方向盘是在自己手里的,就算旁边有个副驾驶能暂时替你把把方向盘,油门刹车还是要自己踩的。

Comment now!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