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完新年,工作了四个月了。这四个月算是过得不紧不慢,就是发生了很多事情,不管是公还是私。十二月的时候回Phoenix参加毕业典礼,跟老板聊了几个小时,我忽然发现身在工业界,我对学术界的理解又有了不同。

一般大公司的新员工前几个月都是打酱油,就算你不想大酱油,你也没啥可做的。但是我们组在我加入之前之后的一个月里,临时走掉了三个人。有人说他妈病了的,有人说想老婆了的,还有升职当经理了的。总之,我是被扔过去干活了。而且是没什么人带我的。头几个礼拜,我最怀念的是文献。在工业界不比在学术界,你要了解一个什么东西可以先去查个文献,看看目前别人怎么做的,做到什么程度了。但是在工业界就不一样,特别是正在进行中的内部项目。文档是零碎的,甚至是没有的。要了解什么需要找到对应的人,然后祈祷这个人能跟你解释一下各种细节。更多的时候是自己看着代码或者残缺的文档在逆向工程。如果有人带还好,随时可以问,但是我的这个情况确实让我抓狂了几个礼拜。那几个礼拜让我觉得在学术界有着么多文献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就算是灌水的,好歹也是个模板。所以,paper是要好好写的。

另一个我体会更深刻的是有关我自己的博士论文的。实话说,我在答辩的时候,并不是非常自信。我最先的research是理论的,后来转到做应用上来。但是我脑子里始终挥之不去的是算法上的创新。我的博士论文是用一个新的角度去架构一个比较少被人提起的问题。更多的是工程意义,而在算法方面,只能说用上了cutting edge的方法,却没有什么突破。用我原先的想法,我一直觉得自己的论文太“轻”了。但是在工业界的这几个月,让我完全转变了看法,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论文的价值所在。在工业界实在是有太多的问题,你完全是理不出头绪如何去解决的。很多时候,如果能把问题给理清了,有很多辅助的工具可以把事情给做掉。但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清楚地把问题给理清,还建立一个架构去解决的。这几个月我被扔到一个新的project里面,我更是深刻地体会了一次这一点。

这几个月的经历,其实更多提醒我自己是“工科”出身。之前我看过好多混在工科的数学牛人,算法牛人,那些都是非常容易让人仰视的人。但是工科的意义是首先是要把问题给解决了。如果现有的工具不够用了,我们再转头去寻求新的工具。

总的来说,工业界也是有很多有意思的问题,而且如果你不是很混的话,贡献的确是更“tangible”的。

2 responses


Do you want to comment?

Comments RSS and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

第二段最好玩了~~~哈哈,怀念有N多数据库文献可以参考的年代。

March 4, 2013 15:30

赞成,解决问题的关键常常隐藏在识别问题上面。我觉得,理解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是不是一个问题,很重要。

October 28, 2013 17:35

Comment now!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