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跌撞撞地考完了comp,坎坎坷坷地虽然过了,不过附带了一堆条件。毕业的条件又加了两条,而且还不容易满足。我想我这个PhD读得是相当的坎坷的了。这几天想了很多这么多年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有些话当然只好自己放在心里不好说。不过有一点我觉得可以跟人分享。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么从落地窗里看出去就是一片大好风光,而从透气窗里看出去那就是窄窄的一条。如果很不幸,一开始建了个透气窗,而后面想改造成落地窗,那是相当有难度的事情。而这么不幸的事情我摊上了。

我的第一个导师,后来因为某种原因离开学术界了。后来发现他在带我的时候已经萌生去意,尽管有人提点,但是当时的我太嫩了,拉不下脸说老子要跟别人干了。所以我PhD 的前两年,整两年,带暑假的,就做了无用功。 当时想,这样也就算了,努力一点,总能弥补回来。最后得到确定消息实在很仓促,那时候真的是挨个敲教授的门问他们有没有机会可以让我跟他/她。有遇到友好的老师,跟我聊天,也有遇到很屌的,直接丢过来一个no。最后跟了现在的老师是在被人的引荐下牵线搭桥的。牵线的是一个同学,但是跟我妈同岁了,我都不知道叫他哥呢还是叔。

我最初走research的引导是前老板做的,他是一个很理论的人,所以看到问题首先想到的是怎么去解决他而不是说如果我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我能用来做什么。而现在的老板恰恰相反,是一个很实际的人,看到问题首先想到的是这东西搞出来能卖给谁,然后再想怎么去解决。刚跟现老板的时候,正好中间插进一个project,我就是负责怎么去解决的。所以按着之前的方法,把问题解决得大家都很满意,可是这个课题太小了,没能变成博士论文课题。时光啊,流水啊,就这么三年没了,我居然还没有定下一个课题,甚紧张。

真正意识的问题的严重的时间是我在选定大课题的时候。之前几年的经验让我首先想到的是问题的细节,试图从细节堆出一个整体来。老板给我打了个落地窗,我却将它当透气窗来用,所以我的眼里总是缺少那么一点大局观。 这个问题其实我自己很清楚的意识到,只不过常常不自觉地陷入到细节的纠结上,以至于我最后写出来的proposal总是缺少一点什么,尽管模型啊什么的都弄出来了。其实吧,如果一个人糊里糊涂死了,那也就算了,反正糊里糊涂了,最痛苦的是自己什么是自己的致命伤,手里拿着救命的方子,却不知道怎么去就自己。 这样的痛苦或许只有体会过的人才会明白是怎么一种感觉。

最开始做research的时候培养的习惯啊,方法什么的真的很重要。虽然人都可以通过学习改变自己,但是代价是时间,多余的努力等等。如果一开始走上正确的道路,那么就事半功倍。我现在的状况就是把一手好牌硬生生玩成了烂牌,orz

9 responses


Do you want to comment?

Comments RSS and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

没有玩烂。你感觉烂了而已。research说到底就是一种做事的态度,不是别的其他什么(paper数量,引用次数)。你这态度在我看来已经很纯正了。

May 5, 2011 19:25

总结得很好,我认真读完了,恩。不过感觉情况没那么糟啦。research总是不断摸索出来的,哪个phd没个自己的坎坷故事,读第七第八年的也多了。所以不要沮丧,努力努力就毕业了:)

May 5, 2011 19:33

加油!你能想到这么多,PHD已经很有收获了~

May 6, 2011 11:56

PhD一定要有集中的课题吗
看上去还好啊,做的事情都会有用的
只不过似乎你心情没那么好
休息休息

May 6, 2011 12:58

看着是血泪了些哈,但是师兄,人生没有什么是白费,真的。

May 8, 2011 23:58

每个人读PHD都很不容易,你只看到了自己遇到的困难和坎坷,没有看到别人的。有些人是相对顺利一些,但是大部分人都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难。做research三年后才找到自己的PHD论文方向,很正常的。

May 12, 2011 13:16

@xhankth
那总是要的吧

May 12, 2011 22:33

@bubble fish,
话说我们家楼上有个女生长得很像你,有一天我看着背影以为您老人家回来了

May 12, 2011 22:33

真是坎坷波折,各有各的辛酸。不过有些时候也是运气,你别有太多遗憾了,我们没法总让事态顺利发展,总有些时不时的问题,正好锻炼了应变力,就算是应变力吧。。。算吧?

May 17, 2011 04:13

Comment now!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