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某位同学说我好神秘,突然之间各种通讯方式都找不到我了。好吧,我承认,最近的日子里过得有点自闭。Blog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过,尽管寒假里回了一趟国,可是实际上却没写什么东西。在国内的日子,其实很忙碌,总共四周,第一周路上遭遇各类麻烦事情,回到家已经是周六晚上,基本上就在麻烦中度过了。第二周弄签证,然后去了上海–>杭州–>宁波–>上海上窜下跳。不意间发现贡献给了高铁700左右,时速250的火车在经过山洞的时候耳朵会有类似飞机起飞时的感觉。在上海的最后一天,上海居然下起了雪,然后我感冒了,于是接下来的一周在家呆着了~~~就这样恍然间,三周没了。最后一周以为可以清净得在家了,却不想还是有很多亲戚朋友要见。我决定,为减少麻烦,以后有机会要多回国。

在国内的时候,买了很多书,基本上都是网络上买的,所以前段时间看到说网络书店的价格在该书上市一年内不能低于原价75%的消息,感到万分愤慨。看了龙应台的《目送》, 很有回到高中时代的感觉。那个时候似乎很喜欢读这样短小的散文,有时候自己也会写点。不过现在,好像已经没有了这样的文笔去抒写自己的感受了。另外看了两本《五百年来谁著史》《民主的细节》。对于历史,这几年有点偏好,特别是来到美国以后。以前某位老师说,要想看清中国的历史,要站到中国以外的地方(大意如此)。来美国之后,总觉得以前读到的历史是很扭曲的。于是开始看这类书。当然,我并不是要干什么以史为鉴的事情,只是想知道“真实”的历史,尽管这个真实是绝对的虚无缥缈的。

最近在心情上波动很大,一度不想继续学业了。不过老板做了一件让我很感动的事情,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入系主任所说,没有plan B,只有plan A.

最近喜欢上了王守仁这个历史人物。他是“心学”的开创者,也叫“阳明学”。台北的阳明山便得名于此,因为老蒋是他的粉丝。不过据wiki说,老蒋在日本习得王守仁的学说。我看后觉得这真是出口转内销的经典例子啊。因为王守仁是浙江余姚人,老蒋是浙江奉化人,这两个地方近得很。或者我们说,老蒋跟王守仁有缘,觉得光跨越时间去相识不够过瘾,还要再加上空间的跨越。一下引用自wikipedia

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留学日本时, 接触到阳明学,从此崇敬王阳明,故后来在台湾将 许多校名、地名、路名改为“阳明”二字,以示纪念。

对于王守仁那句“知行合一”,我是很欣赏的。尽管这一个月来,对于这句话我的理解都在不断变化。

4 responses


Do you want to comment?

Comments RSS and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

你老咋了,心情怎么波动了?!有空就给我打个di wu吧。。。

January 30, 2010 14:42

噢,看了WIKI, 觉得还可以, 能从程朱理学这文化精髓中逃脱出来的人, 还是有点缘分的.

January 30, 2010 20:19

噢,看了WIKI, 觉得还可以, 能从程朱理学这文化精髓中逃脱出来的人, 还是有点缘分的.

January 30, 2010 20:19

Comment now!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