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ineering School的毕业典礼是今天,实验室里有一个人毕业,他读了七年。还有好多人也回来参加毕业典礼,比如阳参,Menkes等等。晚上在老板家里吃吃喝喝到12才回家。一屋子的墨西哥人,除了我和Menkes。我是一点西班牙语也不会讲,Menkes好像能听懂一些,如果说得慢的话。

时间回退几个小时,下午在老板去参加毕业典礼前,跟老板闭门谈了一会儿。其他的不方便说了,不过今天有一席话我应该要好好记得。老板说,作为一个PhD学生,我随时都要对自己研究的核心课题有所把握,现在的技术发展,会使得做研究的时候用到各种不同的方法和技术。虽然这些很重要,但是不能因为对方法的研究而忽略自己的课题。技术上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让人帮忙,如果你对自己的问题不能把握的话,基本上就玩完了。

晚上在各方墨西哥人士畅谈的时候,我就在老板家的沙发上,呈放空状态,想着这些问题。其实我一直缺乏对问题大局的把握,而太着眼于细节,甚至在不自觉间逐末舍本。这个学期,老板让我每周写下周计划并总结上周的办法,对这个问题的解决很有帮助。不过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

另一个问题是对自己的定位问题。跟老板做project,很本能得把自己放在第二个位置。今天老板就说,如果我们做project,可以想象成是我一个人在做。光光知道数学上或者说技术上怎么去建模型是不够的,其他的与其他地方联系取数据啊,对整个project进度的把握等等全部都要我来做。这个事情跟我以前的认识不同,老板给了更多的自由度(也意味着更多的工作),而我没有运用(换个说法就是我做得太少了)。

说到现在,好像跟标题还没有搭上边。其实是铺垫一下,不过好像铺太长了。现在做的这个project其实很大可能上不会跟我的dissertation有关,不过为钱所困,也就只要做了。在两次遇到重大财政问题而在最后一刻解决之后,我应该很珍惜这个机会。不过居安思危这种事情,是很难做的,而且一不小心就成了压力过大等等。我现在能体会到工作相关的事情如果正好是兴趣所在是多么幸福的事情。人们可以培养对工作的兴趣,不过将兴趣转化成能赚钱的东西却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还是要有所放弃。这个道理很简单,类似的话有贪多嚼不烂之类的,意思略有不同,不过都是教人要懂得放弃。不过放弃不是容易的事情。我在想,什么叫做至理,至理就是很简单的道理,每个人都觉得正确的道理,不过大部分人却都做不到的道理。

我平时很喜欢倒腾各种玩意儿,不算新奇,没有什么开创性,比如买了一个Blackberry,我会想着怎么去用它实现各种各样的功能。不过这种东西都是有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同时又是很费时间的。再比如这一年来成了Linux的fans,于是就在上面玩各种东西,跟学术上有关的,无关的都弄几下。这个东西也是很费时间的。因为这些东西的存在,我有点成为穷忙一族。前老板说,LJ,你应该找些体育类的爱好,你这种爱好,搞多久都不会累的,你要是爱跑步,让你跑一个小时你也差不多歇菜了,休息一下,该干嘛干嘛去了。想想好像也是个好办法。

总的来说,跟稣哥的这几个月里,在学术理论上没有很大的进步,不过在如何做研究,如何给自己定位,改变生活中的一些坏习惯上很有收获。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其实每一个人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关键在于与人相处的时候,如何发现别人身上的发光点。

一不小心,又写了这么久,睡觉了。基本上,我的寒假已经没有了,都要干活

转一个UIUC的视频

5 responses


Do you want to comment?

Comments RSS and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

jiayou~

December 20, 2008 11:28

我最近也在愁研究要解决什么问题。当老板给的自由度很大的时候,有时会觉得迷茫,要找哪个方向

December 20, 2008 12:25

俺去cousin的毕业典礼刚好碰上Menkes他们。。。

December 20, 2008 16:00

哪儿照的一堆恐怖照…

December 21, 2008 07:17

万圣节的时候在街上照的

December 29, 2008 04:19

Comment now!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