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Phoenix下雨了,而且一下还下了两次,一次大的,一次小的,不过都是在Adam走了之后的事情,可能Adam暑气太重,造成这里无法下雨。在家的时候,下雨是十分平常的事情,平常到下雨都不会去注意,甚至有时候会些许讨厌雨,而现如今,却常常盼着下场雨。后来查了一下,发现Phoenix一年中月均降雨量最多的是在8月,也才3.05cm, 而温州的月均降雨量最少的是在12月,但是已经达到2.85cm了。“围城”的想法似乎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东西。

这几天回家的时候,总是想往天上看,因为那个蓝太有诱惑力了,一下子把我拉到小时候拿张条凳躺在后院看天空的时候。不过不敢多看,骑车还是要注意安全~~

Ketan来实验室的时候,大家就会开始谈论政治以及其他一些东西,我也磕磕巴巴地凑热闹。昨天来了个新人,其实只是对于我是新人而已,因为人家差不多是这里最”老”的学生了,因为读的是part time。他一来就很兴奋地说他去过上海,“The highway there is really ‘high’!!!”. 一回想,发现这里的高速公路高度真的不高,而且交错的复杂程度也不高,所以都被上海的被比下去了。上海是个地标,跟别人说自己家在哪里的时候,它是个原点。

Ketan向我介绍了一个西藏的湖,说的挺神秘的,说人到了那里会感觉到灵魂的净化。
http://maps.google.com/?ie=UTF8&ll=30.694021,81.375732&spn=0.368441,0.631714&t=k&z=11&om=1
他说从印度方面有直升机直接过去,不知道西藏有没有对应的旅游路线。不过我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湖的中文名字,确切地说,英文名字也没有记下来,只有一个坐标而已。

Comment now!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