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anking

早上听了一个Purdue的老师的Seminar,讲的是关于大学排名的,具体的说就是给我们看一下以什么指标去拍,每个指标的比重是多少,关键是怎么去定这个比重。 最后听下来感觉他在弄一个happy ranking. 按照他的算法弄了之后,所有的排名都提升了,大家都很happy,但是谁会去买一个有n多重叠排名的排名表呢?既然是排名表,就应该是要能从中看出区别 。不过如果用他这套算法来给学生改作业的话倒是一个很不错的主意,大家都很happy.

  • 特征

无意中跟人谈起关于各种文字的问题, 然后其中一个人说汉字很难写,用计算机表示更难,另一个人接口道: LJ一定会argue的,中国人总是很喜欢在这种问题上argue. 其实我倒没有这么想过,因为我是觉得汉字的确很难. 平时接触下来,经常会有人问我中国人是不是特别喜欢谈政治. 特别夸张的是一次一个印度人跟我说,他们实验室的一个中国人平时精神状态不佳,但是只要一谈到政治问题,立刻两眼放光,异常兴奋. 经常有人说要为国争光, 也许把这样的口号挂在嘴上本来就是对自己国家不自信的一种表现吧. 我想我出国的一个原因就是想避免讨论政治什么的,但是不幸的是好像中国人给别人的印象就是很爱谈论政治. 回想一下去年朝鲜爆了核弹的时候, 我被好几个美国人问作为中国人有什么想法, 还强调一下中国人.

  • 归类

经常听到的一种说法是印度人喜欢什么什么, 中国人喜欢什么什么. 也许这样的说法用在饮食习惯,穿衣习惯上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很多人推而广之,把什么都这样去归类了. 比如说墨西哥人手脚不干净什么的. 刚来的时候我也很不幸成为这种谣言的传播者.后来我明白这样的一种归类是很愚蠢的事情. 人都是一样的, 我们都爱我父母, 我们都关心我们的朋友.不同的是我们成长的环境, 我们的文化背景. 我们需要的是和谐(这个词,我很不想用)相处, 而不是以民族,国籍将人分隔开来. 大家都是作为一个人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先的. 对我来说, 我只有喜欢某个人, 不喜欢某个人, 但是不会喜欢哪国人, 不喜欢哪国人. 不管在哪里群体里面, 好人与坏人总是共存的. 我想我们都应该学会更加包容, 有容乃大,我不知道这个容是否是包容的容.

  • 精英

这次是看到国内的大学想到的,也是跟朋友聊天聊到的. 如果没有扩招,我不知道我能否上浙大, 可能我是扩招的受益者. 但是我想扩招也让中国没有了精英教育. 虽然我以前很痛恨,特别是看到竺院的一小部分人享受着比其他浙大学生优越地多的资源的时候. 但是我现在觉得社会是需要精英的. 在我看来中国的扩招用百余年积淀下来优质教育资源用来进行大众教育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也是对所有学生的一种伤害. 辛辛苦苦读了这么多年, 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了.以前听过的一个故事:

初中毕业, 我去上了高中,我的同学跟家人去做生意了,我觉得我很幸福可以上学。高中毕业的时候,我上了大学, 初中毕业就出去做生意的已经完成了资本积累。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去找工作,初中毕业的人说,非重点毕业的不要

名牌大学还是需要继续自己的精英教育,至于提高全名素质的活, 大可以让民办大学什么的去做,但是首先要给民办大学正正名,在中国好像民办大学都会被歧视一下。

7 responses


Do you want to comment?

Comments RSS and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

关于精英与扩招,其实关键不在于是否应该扩招,教育能力提高了,扩招是必然的,之所以扩招受争议是因为有部分本来就找不到工作或者说很难找到好工作的学生,花了大把的钱,满怀希望的进了大学,混了四年出来发现还是找不到工作,就有种被欺骗了的感觉.

April 7, 2007 14:51

教育都当产品卖了,还卖得很不错呢。
你是不是回家了?

April 7, 2007 16:27

He’s not from Purdue. He was just too lazy to make any changes on a presentation he gave at Purdue…

April 8, 2007 00:51

no

April 8, 2007 06:43

That guy is so cheap.

April 8, 2007 11:07

我差点犯了归类的错误,看来,个人情绪冲动涉及到群体印象传播的时候还是要谨慎对待,分别处理。
精英教育和全民素质提高都要坚持,不过首先还是观念要转变了,ranking能够代表的东西还是比较有限的。

April 10, 2007 13:13

一阵叹息

April 10, 2007 16:54

Comment now!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