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中午,Lab Meeting

下课跑回510,发现屏幕上有个孩子照片,Erika正在弄电脑,于是我问,这个孩子是谁?Baris抢答,这是Erika的孩子。实际上是Dr。Gel的儿子。Erika急忙否认:”I am too young to have a child…”,这个时候我只回答了一个单词,让大家笑了一天,就是“NO.” 大家都说这不是摆明了说Erika老吗?事实上呢,Erika同学7号就要举行婚礼了。接下来呢,就是来一个人,看到我们在笑就问为什么,然后跟着笑~~~

Lecture完了之后,围绕Erika同学结婚事件,大家讨论各国结婚问题,比如说婚检是否强制,哈哈。发现有些教会是要求将要结婚的准夫妻参加培训课程,涉及家庭理财方面的东西。期间穿插各国护照问题讨论,起因是包租婆同学对Gel说的香港问题。

今天早上,在GWC楼下碰到Dr.Keha,又提到这件事情,”语重心长”地说:”LJ, you should not say no…” 晕翻~~~

今天傍晚,可爱的Gerardo同学又让我猜他年龄。好像这两天怎么老是跟年龄问题纠缠不清。想想上次见到他一家老小,女儿都十三四岁了,我猜个40应该不过份吧,哪知道结果是44~~~我们这个Lab的年龄跨度是21,挺不小的。

Comment now!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