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夫冈·库宾访谈
德国之声/文 郭玉洁/译

原文地址:http://www.onewaystreetlibrary.com/catdetail.asp?CatId=183
波恩大学教授沃尔夫冈·库宾是德国最有名的汉学家之一,主要致力于中国当代文学的研究和推介。近日在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的采访中,他发表了对中国作协,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些看法。

访谈:

德国之声:在最近举行的中国作协大会上,铁凝当选为主席。这是中国作协历史上第三任主席,前两任是茅盾和巴金。我知道你当时正在中国,你对此如何评价?

库宾:那时候我是在中国,但是我对这件事并不太了解。可以说,我认识的中国作家对作协持轻蔑态度。对汉学家来说,中国作协选了新主席,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德国之声:是不是可以说,新的作协主席不是最有名和最受尊敬的人,比如茅盾和巴金。

库宾:作协好像没有任何服务的目的。你可以问问中国大陆作家,没有人会主动跟你讨论作协。

德国之声:我知道你写了一份关于21世纪中国文学问题的报告,你能概括一下这份报告的内容吗?也就是说,告诉我们这几年中国文学存在什么问题。

库宾:我只能讲讲20世纪中国文学的问题。我们把中国文学以1949为界分开,就可以发现1949年之前的作家外文都非常好——张爱玲,林语堂,胡适,他们都能用外文写作。有一些(比如鲁迅)可以毫无障碍的使用两门外语。

1949年以后,你基本上找不到一个会说外文的中国。因此,他不能用另一个语言体系来检验自己的作品。同样,他不能用外文阅读。他只能看从英文翻译过来的作品。

因此,中国作家对外国文学的理解非常贫乏。很多1949年之前的作家相信学习外文可以丰富自己的写作。但是如果你问一个当代中国作家,为什么不学习 外文,他会告诉你,外文会毁了他的母语。我想这是1949年之后没有大作家,也无法和1949年之前的作家相比的原因。这是问题所在。

德国之声:你觉得这是唯一的问题,还是主要问题?

库宾:这是最大的问题。中国作家出国后,就必须依赖汉学家,因为他们连一个外国单词都说不出,他们完全依赖我们。他们的作品需要我们翻译过去。

德国之声:你一定对中国这几年的作品有了解,比如《狼图腾》。

库宾:对我们德国人来说,《狼图腾》就是法西斯。这本书让中国人丢脸了。

德国之声: 还有其他一些美女作家,比如棉棉,卫慧。

库宾:  你开玩笑吧。那不是文学。那是垃圾。

德国之声: 你认为中国这几年有像样的文学吗?

库宾:诗歌里有一些。有一些诗人不错,甚至相当好,比如欧阳江河,西川,翟永明,还有其他一些。那是毫无疑问的。

德国之声:中国正在讨论“诗歌已死”,你怎么看的?

库宾:诗歌怎么可能会死?就算中国死了,诗歌随之在中国死去,但是它还会在德国活下来。如果一个中国诗人到德国,我们给他组织朗诵会,会有50个,100个人来参加。我们一定会他们出版诗集。当代中国作家在德国出版了很多诗集。中国文学在德国不会死。

德国之声:中国当代诗歌和1980年代的那些人——比如北岛杨炼相比如何?

库宾:那很难比较。但是我认为80年代和90年代的诗人都很好,他们各有不同的视角,有自己的语言,等等,就我个人而言,喜欢北岛那一拨,但是我年纪比较大,应该考虑到年轻读者,他们更喜欢90年代的诗人,比如王家新,欧阳江河,翟永明他们。

德国之声:中国作协现在有一个计划,要挑选100部文学作品,翻译成外文,这样中国文学就能走向世界,你怎么看待这个计划,有意思吗?

库宾:这个在美国可能有点意思,但是在德国没意思。基本上,我们已经翻译了很多中国作品。中国所有地区的作家都有德文版本的作品。我们不需要帮助。但是在美国,可能是个问题,因为他们翻译得比较少。

德国之声:中国经济发展得非常迅速,有的人说,再过三四十年,中国将会超过美国。美国在上一个世纪非常繁荣,但是我们知道繁荣并不指经济,还有文学,电影,流行音乐,等等,他们对整个世界都有很大的影响,你相信中国文学会有很大的发展,可以和经济发展相匹配吗?

库宾:那要取决于中国人自己。看不起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的不是我们外国人,而是中国人自己。问题在于中国本身。中国人并没有赋予自己的文化和文学以重要的地位。

德国之声:这怎么理解?为什么你说中国人并没有赋予自己的文化和文学以重要的地位?

库宾:举个简单的例子。去年,我出版了一本德文写的中国20世纪文学史,中国知识分子(包括作家)知道我在写这本书,都说,别写了,没什么可写的,都是垃圾。

德国之声:他们看不起自己,或者说,他们互相看不起。

库宾:是的,非常对。他们互相看不起。

德国之声:高行健拿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来自中国的反应是负面居多,发生了什么?你觉得中国会诞生另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吗?

库宾:诺贝尔奖是次要的。你必须写出差劲的东西才能赢,如果你写得好,你就永远拿不到,因此,诺贝尔文学奖也是垃圾。

德国之声:如果你要对中国作家说两句,你会说什么?

库宾:他们应该学习很好的掌握自己的母语。大多数中国作家汉语都不好。同样,他们应该学习怎样写作。中国作家的问题太多了。好像他们坐在一个小屋子 里,很怕睁开眼睛看看外部世界。因此,中国没有自己的声音,至少在文学上如此。在德国到处有作家,他们代表德国,为德国人代言。因此。我们有德国的声音。 但是有中国的声音吗?没有,不存在。中国作家没有勇气。

德国之声:你是说,没有鲁迅那样的人。

库宾:是的,你说的非常对。鲁迅非常有代表性。但是今天你能告诉我一个这样的中国作家吗?不能。

德国之声:这和中国的环境有关吗?

库宾:有可能,但是你不能一直怪外部条件。我感觉中国作家一直在说历史条件不允许他做这做那,我觉得这太荒谬了。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作家,就不能考虑太多困难。他就应该像林语堂和鲁迅当年一样,直接说出来。

德国之声:从20世纪到21世纪,你认为哪个作家是伟大的?

库宾:现在说这个太早了。还得等50年,再往回看。鲁迅毫无疑问是伟大的作家,1949年前还有几个,1949年之后一个也没有。

德国之声:北岛和高行健也不是吗?

库宾:高行健?别开玩笑了。北岛还可以考虑,因为他很勇敢。但是你别忘了他才50岁。

(郭玉洁:单向街图书馆馆员,《生活》杂志资深编辑)

Comment now!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