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跟人聊天,突然间让我想到《大话西游》开头形容唐僧啰嗦的一段话:

唐僧:你想要啊?悟空,你要是想要的话你就说话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
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的。你真的想要吗?那你就
拿去吧!你不是真的想要吧?难道你真的想要吗?……

以前看到这段的时候,我心里是在笑唐僧的,真是个啰嗦的人。但是后来我慢慢体会到了双方的无奈。

每个人都想活得简单轻松,但是只要跟人互动就不免涉及到传递自己的意图跟揣摩别人的意图这件事。作为悟空,有时候想说却不能直说也是件很痛苦的事情,以至于只能很有诚意地看着对方。而作为唐僧,却也只能干猜,摸不着头脑。

其实不说相比另一种情况还是要好点的,那就是随便说点什么。你看电视剧里面的英雄小孩为了保护主角都会给追兵随便指个方向的。妹子不喜欢你了,可能今天说是因为你长得矬,明天说因为你品味差,后天说因为你走路姿势不如别人好看,其实真正的原因可能连妹子自己都不知道。老板说good job,其实并不是你做得有多好,就是人家口头禅而已。。。

所以呢,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说了我其实更不知道。自己心中应该自己有一杆标尺吧,要是真的自己都量不出来了,不如难得糊涂吧。

三月是一个温暖的月份。当年在Arizona的时候,三月差不多是可以开始穿短袖,穿拖鞋了,然后可以一直穿到十月。湾区的三月却是温暖到恰到好处。两年前的三月我来到湾区,我想从此我是告别了夏天这样一个季节。回头想想这两年还真是变化很大的两年。相比当学生的时候,手头当然是宽裕了很多。但是很多其他方面的变化并不大。

买东西的时候,还是会想去找deal,而忘记了自己现在的时间实际上可以用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有时候看问题的格局还是没有跳出当学生时候的视野,限制了自己对各种可能性的想象。对于生活的细节,常常忽略,多贵的衣服都能穿出屌丝的气质来。有一天跟一位一直生活比较优裕的朋友一起出去,经过某一面镜子的时候,突然感觉人家身上散发的气质比我不知道高了多少个等级,而人家赚的钱其实也并不比我多。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贫穷的时候,我们缺的一定不仅仅是钱。

从小到大,我们都被教育着要勤俭节约,因为这才是美德。但是从来没有被教育如何在自己的经济范围内优雅地做自己。为人谦卑亦是被人所称道的, 但是谦卑过多便有可能显得不够自信。贫穷最可怕的是让人染上了贫穷的气质而久久挥之不去,总是会有一种马上会失去一切的危机感,以至于做事情的格局都被限制了。贫穷也会扭曲一个人对金钱价值的认识。在一个人赤贫的时候,每一分钱都意味着下一顿饭能否吃饱,所以对每一分钱都会格外珍惜。可是当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之后,如果还是这样盯住细节,基本上视野也不会放得很广,反而限制了进一步的发展。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今天比昨天好,明天比今天更好。只要努力,钱总是能慢慢赚起来。但是处在每一个阶段的都应该有相应的金钱观跟视野。有些人钱赚到了,却仅仅是鼓了钱包,而没有相应的把自己的视野跟气质也提升到相应的水平。仅以此篇提点自己。

2014是很懒的一年,写的东西不多,不管是写着玩的还是专业上的,质量也不高,我得承认。其实我还是很想多写点东西,但是我不想过多只写关于自己的东西,为了写而写,显得有点无病呻吟。而对于各种大事件,亦不想在公共场合多加评论。或许可以考虑以后多写点影评书评吧。两三年前,我很想叫一些朋友一起写一写在30岁左右,我们眼中的世界是怎么样的,最好是不同背景,不同国家的朋友。到以后我们变老的时候,回头看看有多少能保持初心,有多少现在的想法会让岁月取笑。可惜一直没有把这件事情给落实下来。

2014年主要的重心都放在了工作上,工作变得慢慢顺手,但是同时也不停遇到瓶颈,常常要想着如何突破。或许这也是成长的烦恼吧。许多技术之外的软技能都是需要慢慢体会才能有所悟。有些道理,我们 一直在讲,不停地讲,可是却未必理解。比如说,人总要清楚地认识自己。这句话是很对的,但是没有人告诉我们怎么去认识自己,也没有人会有这样的答案。或许在实践中满满摸索,慢慢领会精神是唯一的办法。很多话,我们一直在讲,但是岁月会让我们对这些话的理解变得深刻。比如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是个虚无缥缈的存在,可是时不时它还是会出来刷一下存在感。

硅谷的房租增长得太野蛮了,所以2014痛下决心买了个房,从此变成了房奴。简单装修了下,美国的普通房子装修真是太粗糙了,跟亚洲的没法比。此处略去各种辛酸n字。深刻体会了下来湾区之前人们说的“百万小黑屋”是什么个意思。

2015打算多写一些东西,可能会开始尝试写英文blog分享一些工作上,技术上的心得吧,顺便当练习英文吧。但是放在什么样的地方着实是个问题。过去的两年,整个社交网络的形态变化很大。现在微博基本上成了空城,没几个朋友在活跃了。微信成了一个很重的网络,家人,同学,朋友,同事都在。Facebook也同样变成很重的网络。新出来的社交网络都是侧重在隐私保护,强调阅后即焚这样的功能。倒是挺希望有个轻量的社交网络,但是我也没有想好怎么去定义这个轻。 想来,LinkedIn倒是最纯粹的社交网络了,因为大家的期望都是分享跟工作有关的东西。

 

Memorial day的长周末,一个人开车从SF到LA,见了几个老朋友,参加了一场很不错的婚礼,甚感高兴。除了上次开15号从Las Vegas去LA,这次应该是第二次开奇数号命名的州际公路(插播下美国公路命名规律。从西南到东北数字慢慢变大,东西走向的公路是偶数,南北走向的公路是奇数)。因为走到半路发现忘记了东西,折回了一下,所以最终来回在路上花了接近15个小时。独自走这么长的路,除了听听歌,能做的也就是胡思乱想了。

* 关于朋友

在婚礼上认识一对很可爱的couple,很有话说。后来听到California Dream这首歌的时候,我想到了王家卫的《重庆森林》, 里面有句台词

“每天你都有机会跟人擦身而过,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 可以变成一个朋友或是知己。” 

生活中同样也有很多人不仅仅是擦身而过的,但是你却永远不会想要把他们变成你的朋友。 作为一个到处漂的人,我想有时候朋友这个词所承载的分量并不会轻于家人吧。所以我一直很纠结的是到底什么样的人才会成为朋友,成为无话不说的人。我至今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答案,因为每当我自以为是的觉得找到答案的时候,总会有各种反例推翻之前的所谓答案。或许用当今最流行的大数据能搞出点什么吧,反正我是不会的。

* 关于人生

我记得我第一次从美国回中国的时候,跟我的老师聊天。有天我们聊到关于经验的问题。我说,经验这个事情太虚无缥缈了,完全无法传递。很多人都是通过最痛苦的方式学到了一些事情,但是这样的经验跟没有经历过同样痛苦的人是完全无法解释清楚的。比如说,跟我们同龄的人,很多高考分数最好的人都去学了生物,最后来了美国,然后发现这个行业的路子很窄,压榨很严重。好几个朋友对此表示后悔,可是你去跟现在选专业的小孩子去讲这个,他们是完全无法理解这些的。

最近几年我突然发现了很多替人思考人生的人。粉丝众多,特别是身为男性然后从女性角度去为女性讲话的人。私以为思考人生这样的事情,是没有办法找人代劳的。人生与痛苦都是很沉重的话题,很多被人说烂了的话,在没有经历去承载的时候不是鸡汤就是废话。而有过经历的人也往往就只能丢出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讲这句话的时候,太多的经历涌现出来,让人无法知道从哪里说起,也就只能让一句被人说烂的话去总结了。所以时不时总要找个时间静静想想自己的人生的,所有的经历只有自己是最清楚的。这就跟开车是一样的,方向盘是在自己手里的,就算旁边有个副驾驶能暂时替你把把方向盘,油门刹车还是要自己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