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是很懒的一年,写的东西不多,不管是写着玩的还是专业上的,质量也不高,我得承认。其实我还是很想多写点东西,但是我不想过多只写关于自己的东西,为了写而写,显得有点无病呻吟。而对于各种大事件,亦不想在公共场合多加评论。或许可以考虑以后多写点影评书评吧。两三年前,我很想叫一些朋友一起写一写在30岁左右,我们眼中的世界是怎么样的,最好是不同背景,不同国家的朋友。到以后我们变老的时候,回头看看有多少能保持初心,有多少现在的想法会让岁月取笑。可惜一直没有把这件事情给落实下来。

2014年主要的重心都放在了工作上,工作变得慢慢顺手,但是同时也不停遇到瓶颈,常常要想着如何突破。或许这也是成长的烦恼吧。许多技术之外的软技能都是需要慢慢体会才能有所悟。有些道理,我们 一直在讲,不停地讲,可是却未必理解。比如说,人总要清楚地认识自己。这句话是很对的,但是没有人告诉我们怎么去认识自己,也没有人会有这样的答案。或许在实践中满满摸索,慢慢领会精神是唯一的办法。很多话,我们一直在讲,但是岁月会让我们对这些话的理解变得深刻。比如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是个虚无缥缈的存在,可是时不时它还是会出来刷一下存在感。

硅谷的房租增长得太野蛮了,所以2014痛下决心买了个房,从此变成了房奴。简单装修了下,美国的普通房子装修真是太粗糙了,跟亚洲的没法比。此处略去各种辛酸n字。深刻体会了下来湾区之前人们说的“百万小黑屋”是什么个意思。

2015打算多写一些东西,可能会开始尝试写英文blog分享一些工作上,技术上的心得吧,顺便当练习英文吧。但是放在什么样的地方着实是个问题。过去的两年,整个社交网络的形态变化很大。现在微博基本上成了空城,没几个朋友在活跃了。微信成了一个很重的网络,家人,同学,朋友,同事都在。Facebook也同样变成很重的网络。新出来的社交网络都是侧重在隐私保护,强调阅后即焚这样的功能。倒是挺希望有个轻量的社交网络,但是我也没有想好怎么去定义这个轻。 想来,LinkedIn倒是最纯粹的社交网络了,因为大家的期望都是分享跟工作有关的东西。

 

Memorial day的长周末,一个人开车从SF到LA,见了几个老朋友,参加了一场很不错的婚礼,甚感高兴。除了上次开15号从Las Vegas去LA,这次应该是第二次开奇数号命名的州际公路(插播下美国公路命名规律。从西南到东北数字慢慢变大,东西走向的公路是偶数,南北走向的公路是奇数)。因为走到半路发现忘记了东西,折回了一下,所以最终来回在路上花了接近15个小时。独自走这么长的路,除了听听歌,能做的也就是胡思乱想了。

* 关于朋友

在婚礼上认识一对很可爱的couple,很有话说。后来听到California Dream这首歌的时候,我想到了王家卫的《重庆森林》, 里面有句台词

“每天你都有机会跟人擦身而过,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 可以变成一个朋友或是知己。” 

生活中同样也有很多人不仅仅是擦身而过的,但是你却永远不会想要把他们变成你的朋友。 作为一个到处漂的人,我想有时候朋友这个词所承载的分量并不会轻于家人吧。所以我一直很纠结的是到底什么样的人才会成为朋友,成为无话不说的人。我至今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答案,因为每当我自以为是的觉得找到答案的时候,总会有各种反例推翻之前的所谓答案。或许用当今最流行的大数据能搞出点什么吧,反正我是不会的。

* 关于人生

我记得我第一次从美国回中国的时候,跟我的老师聊天。有天我们聊到关于经验的问题。我说,经验这个事情太虚无缥缈了,完全无法传递。很多人都是通过最痛苦的方式学到了一些事情,但是这样的经验跟没有经历过同样痛苦的人是完全无法解释清楚的。比如说,跟我们同龄的人,很多高考分数最好的人都去学了生物,最后来了美国,然后发现这个行业的路子很窄,压榨很严重。好几个朋友对此表示后悔,可是你去跟现在选专业的小孩子去讲这个,他们是完全无法理解这些的。

最近几年我突然发现了很多替人思考人生的人。粉丝众多,特别是身为男性然后从女性角度去为女性讲话的人。私以为思考人生这样的事情,是没有办法找人代劳的。人生与痛苦都是很沉重的话题,很多被人说烂了的话,在没有经历去承载的时候不是鸡汤就是废话。而有过经历的人也往往就只能丢出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讲这句话的时候,太多的经历涌现出来,让人无法知道从哪里说起,也就只能让一句被人说烂的话去总结了。所以时不时总要找个时间静静想想自己的人生的,所有的经历只有自己是最清楚的。这就跟开车是一样的,方向盘是在自己手里的,就算旁边有个副驾驶能暂时替你把把方向盘,油门刹车还是要自己踩的。

本来以为我的中国驾照已经没有机会弄回来了,但是在星鱼同学的提醒下,查出来在过期两年内都是可以恢复的。所以临时跑了一趟杭州去把驾照给恢复了。以下是攻略及吐槽。

首先介绍下我的情况。我的驾照是06年在杭州考的,当时在杭州上学。后来出国的时候把户口迁回了老家。按照规定,驾照到期的时候,是要去温州换证的。不过那个时候我人不在国内,所以错过了时间。当时也不知道出国可以延迟三年去续驾照。反正呢,我的驾照在过期一年之后被注销了。

然后我要吐个槽先。按规定,我是要去原发证机关去恢复驾照的,但是我的户口已经在老家了,所以需要一个杭州的暂住证才能让我把这个事情给办成了。这尼玛就是一个死循环啊。为了办这个证,我还得去杭州租个房子弄个暂住证先!为什么这个就不能在温州办呢?要是跨省了还能说系统不联网,尼玛这都是一个省的,居然要搞成这样。

好了,吐槽完毕,现在是流程。第一步,照相!白色背景,一寸照片。 办暂住证的时候据说是要带三张。体检用到一张,办驾照需要两张。我的照片就是在家用数码相机照的。如果你开车要戴眼镜的话,记得相片也要是有眼镜的。照相的时候注意镜片不要反光,也不要阴阳脸,特别是在家自己照的。记得没有照片的话,体检是不会给你做的。

第二步是搞定暂住证,这个请自行想办法。只要有个房租租赁合同就行,让房东给你办。如果有朋友在杭州有房子,可以自行搞个合同。赶时间的话,这一步让房东代办。刘同学不负众望替我完成了这一步,还给了我个超低价的房租!!

第三步是体检。在杭州的话,因为车管所在三墩,所以我去的是同德医院。 直接上六楼,左拐说自己是驾照体检。检查基本上就是走个流程,价格是15RMB。排队交费的话在三楼人会比较少。填好表格签好字这里就完工了。

第四步带上照片老的驾照暂住证还有体检表格直奔车管所办事大厅。队伍很壮观,但是挪动还是比较快的,我去的时候前面还有83个人,但是不到半个小时就轮到我了。先是窗口处理一下,然后会让你去交钱,交完钱回来会让你去考试,就是考科目一了。考完会让你把表格交给15号窗口。这里要特别批评下15号窗口的小妹妹,完全不懂业务,也不听人讲话,就让人干等着。我递过去表格说我考完了,她很麻木地就把我的表格扔到了后面。我几次要问她,基本上还没讲完半句就被她打断让我接着等。最后我觉得流程不对啊,不让她打断把话说完,才发现交掉之后我应该带上前面的收据去17号窗口等着拿证就行了!费用是90RMB。

基本上就是这么几步。复习科目一的话,推荐一个神奇的app:https://itunes.apple.com/cn/app/jia-kao-bao-dian-jia-zhao/id489803967 我在从瑞安到杭州的动车上用这个app复习了一下理论知识,然后就考过了。:-) 强力推荐。

再附一个时间线。 早上我7点12分的动车从瑞安出发,10:35到杭州, 然后直奔医院。 因为没有照片被打回来,于是去照相。等照片的时间里吃了个饭,签了租赁合同(在车上的时候刘同学预先做好合同),1:30拿到照片,分头去医院和街道办暂住证。2:30 体检完,然后4:30 左右在车管所办完一切。 前期工作是打了n个电话问清楚了各种流程。等电话接通是很漫长的。还有踩好点各种证件在什么地方办。总共大概耗时两个工作日吧。

过完新年,工作了四个月了。这四个月算是过得不紧不慢,就是发生了很多事情,不管是公还是私。十二月的时候回Phoenix参加毕业典礼,跟老板聊了几个小时,我忽然发现身在工业界,我对学术界的理解又有了不同。

一般大公司的新员工前几个月都是打酱油,就算你不想大酱油,你也没啥可做的。但是我们组在我加入之前之后的一个月里,临时走掉了三个人。有人说他妈病了的,有人说想老婆了的,还有升职当经理了的。总之,我是被扔过去干活了。而且是没什么人带我的。头几个礼拜,我最怀念的是文献。在工业界不比在学术界,你要了解一个什么东西可以先去查个文献,看看目前别人怎么做的,做到什么程度了。但是在工业界就不一样,特别是正在进行中的内部项目。文档是零碎的,甚至是没有的。要了解什么需要找到对应的人,然后祈祷这个人能跟你解释一下各种细节。更多的时候是自己看着代码或者残缺的文档在逆向工程。如果有人带还好,随时可以问,但是我的这个情况确实让我抓狂了几个礼拜。那几个礼拜让我觉得在学术界有着么多文献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就算是灌水的,好歹也是个模板。所以,paper是要好好写的。

另一个我体会更深刻的是有关我自己的博士论文的。实话说,我在答辩的时候,并不是非常自信。我最先的research是理论的,后来转到做应用上来。但是我脑子里始终挥之不去的是算法上的创新。我的博士论文是用一个新的角度去架构一个比较少被人提起的问题。更多的是工程意义,而在算法方面,只能说用上了cutting edge的方法,却没有什么突破。用我原先的想法,我一直觉得自己的论文太“轻”了。但是在工业界的这几个月,让我完全转变了看法,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论文的价值所在。在工业界实在是有太多的问题,你完全是理不出头绪如何去解决的。很多时候,如果能把问题给理清了,有很多辅助的工具可以把事情给做掉。但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清楚地把问题给理清,还建立一个架构去解决的。这几个月我被扔到一个新的project里面,我更是深刻地体会了一次这一点。

这几个月的经历,其实更多提醒我自己是“工科”出身。之前我看过好多混在工科的数学牛人,算法牛人,那些都是非常容易让人仰视的人。但是工科的意义是首先是要把问题给解决了。如果现有的工具不够用了,我们再转头去寻求新的工具。

总的来说,工业界也是有很多有意思的问题,而且如果你不是很混的话,贡献的确是更“tangible”的。